苏媞

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。

焦糖色大衣,nice people。

还是梦见他

梦里他爱着别的谁

内疚

今天一直睡到了八点三刻才起床,赶到食堂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,只有妈妈等在那里。

我一走近就不自觉注意到妈妈头顶增多的白发,像秋霜。

妈妈说爸爸被我气得走开了,大概到操场那边去了。

出院之后这段时间,爸爸妈妈仍然陪我在学校,为了盯着我按时吃药,他们每天六点多就等在食堂外面,也要求我六点起床,洗漱整理后去和他们汇合。然后一起吃饭,吃药。

我总是迟到,快七点或者七点多才匆匆忙忙去见他们,只有一次在六点半到了,今天简直打破记录的迟到。妈妈不高兴地讲我,连早起床吃药都办不到,让他们怎么放心得下,就不知道体贴爸爸妈妈等在风里的着急吗?

我只好低头沉默,是啊,难道不是因为晓得爸爸妈妈会一直等着我,所以才有恃无恐地迟到吗?

我真是太卑鄙了。

条纹短裤,听蔻,2016冬。

粉色羽绒服,以纯,2014年初。
铁灰色羊绒衫,2016年冬。

深灰色裤子,14年为了上体育课买的。

长度尴尬的浅棕色毛衣,以纯,2013年初。

我的脸好像胖了N圈。

还想再买紧身牛仔裤呀!可是快二十岁了,衣柜里要添一些别的裤型。牛仔裤之外我喜欢阔腿裤,双十一下单了一条格纹毛呢阔腿裤,还有一条深灰色竖条纹短裤,春夏秋三季穿应该都不错。

虽然双十一的单已经都下了,但还是心里忐忑,担心自己买错了。